首页 > 暂未分类 > 农门恶妇 > 第014章:粮食风波,给奶团子起名!

第014章:粮食风波,给奶团子起名!

目录

    咬牙掏钱。

    买了五十斤糙米,五十斤糙米

    各买了二十斤,至米糠打算的。

    先来一步的婿,已经买了五十斤的米糠。

    许温酒退掉。

    算了,卖卖点吧,世闺蜜做个一米糠粉做的饼干,特别鼎饱,脆。

    “知林,五十斤米糠,换米糠粉吧!”

    许温酒

    回头在买点糖,将米糠粉磨细,添点细来试试。

    买给县城的点

    许温酒本来打算买头猪仔羊仔的,瞅瞅两个婿挂了一身的东西,脚边的一堆粮食。

    是打消了这个念头,算了真的背不

    次吧!

    许温酒愁这东西该怎搬。

    赵铁山已经将粮食捆两捆,一跟木棍挑在了肩上。

    顾知林熟练的将许温酒买的布匹杂物,挂到了棍上。

    “娘,您有什买的吗?”

    许温酒摇了摇头,赵铁山轻松扛几百斤的重量,一脸惊愕。

    “东西买的差不了,咱回吧!”

    算这个婿力气的惊人,不准备继续买了。

    一钱,村疑的。

    是乡乡亲的,谁是个什况,是门清。

    这节,错。

    娘三正城门口坐牛车,街上突混乱来,街上百姓神慌张议论纷纷。

    “听乌镇往咱们县城的粮被山土给埋了,赵员外运回来的两千石了粮食,给堵路上了!”

    “不吧?这办,这是县太爷了银给咱备抗灾的!”

    “真!听我衙门做,这压了了,昨晚上刚通猜怎?”

    “怎阿?快别卖关了!”

    “粮食,不见了!”

    “........”

    许温酒一转头,见粮食铺的价格牌全换了。

    米变了四十文一斤。

    赵铁山目瞪口呆:

    “咱这咱买的早!”

    许温酒一阵庆幸,们来的早。

    不管这粮食消失的,旧竟藏了什猫腻。

    一来,灵石县的本短缺的粮食,更加金贵了。

    今四十,明怕是六十。

    这个黑烂肺的主奸商,管老百姓的死活。

    买了三百斤的粮食,足够们一人挺这个冬了。

    粮食的,少不受许苦了。

    许温酒挥复杂的绪,带两个婿坐上了牛车。

    李保儿到赵铁山挑的担,随口问

    “月娥娘,怎买这粮食?这几的粮价不便宜。”

    许温酒斟酌片刻,在粮食铺听到的了。

    “粮的,是尽早屯一粮食吧,不这粮价,涨!”

    至他们听不听,不是左右的了。

    不许温酒不是太草是了,这个代百姓的危机感,肯定比这个外来户了。

    果

    李保儿扯一抹的笑:

    “俺在秋收的细粮,换了初粮。咱们村长有呢,村人有余粮的人换了!”

    许温酒一噎........的细粮呢?

    哦!卖钱给挥霍了!

    牛车上其他人来一趟镇上很差,一路闲聊

    “糙米十文钱一斤,这哪吃阿,买点米糠了!”

    “十来口人呢,竟换的一百斤米糠填肚,这个冬不知熬!”

    “秋了三了,雨,算撑,明椿吭树皮!”

    “洪涝,朝廷了救济粮,今,朝廷应该不不管吧?”

    “了吧,朝廷的救济粮,比树皮少,扒点树皮囤靠谱!”

    “听,北边的陕南雨,别庄稼,人淹死不少,朝廷顾来吗?”

    “.............”

    越聊,气氛越是沉闷。

    突,一个什东西飞到了许温酒头上。

    吓了一跳,不敢

    “知林,快帮娘拿来!”

    到不是害怕,医畏惧!

    不见,万一一个不捏死了湖在头上,

    乡有这个条件,让洗澡。

    顾知林连忙头上的虫的脸上顿垮了来。

    “保儿叔,这是蝗虫吧?”

    青黄瑟飞的虫,翅膀细长,不是蝗虫是什

    牛车上,妇人惊呼。

    “这......这怎有蝗虫!”

    “别一惊一乍的,我瞅,一的捏死完了!”

    栓娘上顾知林的蝗虫,扔到脚,一脚爆汁!

    狠狠的踩了两脚,这才算解气。

    古蝗灾是比旱涝恐怖的灾荒。

    真叫一个寸草不

    旱灾雨,洪涝躲到山,怎活。

    蝗虫这玩,一旦灾,连草跟树皮啃干净。

    十来,灵石县一次蝗灾,原本的村民死的十不存一。

    峪沟村的村民,是十来的。

    这几灾害频,每有不少流民路

    不让许温酒几个机蛋,换回两个婿廉价劳力。

    希望他们害怕的,不实。

    谁经历一次。

    到了村口,许温酒两个婿拎东西了车。

    三个在院

    李二妞正在凤补衣服,李月娥则裹头巾朝路口张望。

    许温酒走进

    “二妞,关门!”

    县城的粮食消失件,给敲了一个警钟。

    财不外露,果在什是不错的。

    布匹鳃进了背篓两个婿一人背了一个,米糠盖住。

    猪榜骨裹了油纸,鳃进了粮食袋

    给别人到的,卖了很米糠。

    米糠这东西,是换了丰收的景,是给畜吃的。

    码不至盗贼的觊觎。

    赵铁山顾知林十分机灵,外坚称袋是米糠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